为什么我们有时闻不到自己的体味?

2017-07-14 10:15 来源:利维坦公众号

利维坦按:其实不仅仅是自己身上的味道,长期处于吸烟环境、花店等环境中的人同样会产生嗅觉疲劳——对付的方法很简单,出门呆一会再进去,就能重新闻到烟味或者花香。同理,如果你认为自己身上有着他人所厌恶但自己却早已疲劳以至难以察觉的气味,相信最好的建议是去洗个澡。

文/Scott

译/骚马

校对/兔子的凌波微步

原文/www.todayifoundout.com/index.php/2017/05/cant-people-smell/

本文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由骚马在利维坦发布

你是否曾在公交车上,坐在一个可能失去嗅觉的女人旁边?或者你可以至少假设一下这个场景,这股辣眼睛的味道源源不断地从这个女人擦的香水中散发出来,这个味道太过霸道,以至于它引起的阵阵恶心已经让你开始怀念干衣机那微妙的气味了。如你曾经有这样的经历,那你一定会想,为什么人们会对自己的体味毫无知觉呢?

图源:cavemancircus

图源:cavemancircus

这种情况在学术上被称为嗅觉疲劳嗅觉习惯气味适应,虽然“鼻盲”似乎真的很可能是某种缺陷,但是对某种特定的香味(比如自己的体味)的感受力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降低却是非常有益处的。你大可想象一下,当你踮起脚尖穿越在郁金香花丛中,呼吸着你周围迷人的香气和你自己同样迷人的体味。如果对这些气味的感受能力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你可能会错过只美洲狮的气味,而下一秒,你便很有可能会成为这只美洲狮的盘中佳肴。或者你可能是一个猎人,此刻你正在搜寻猎物的蛛丝马迹。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那些汗流浃背,又有狐臭的狩猎者祖先会发现,搜寻新的气味比继续闻着自己的恶臭要有用的多。当然,缺点就在于,在现代社会,香水女孩们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她们那迷人香气的强大功力。

但是这种嗅觉疲劳的原理是什么呢?

首先,在你的鼻腔后方,鼻孔上方与后方大约2?英寸或7厘米处,是一个叫做嗅上皮(olfactory epithelium)的特殊细胞组织。这些细胞在脑内通过嗅觉神经元连接到嗅球。每个神经元的末端都有一个受体细胞,当微观分子在空气中流通,或者当分子在咀嚼行为当中被分解时,分子便会与受体细胞接触,并且附着。这个过程被称为蛋白质-配体结合。它们一旦附着,便会产生电信号,这些电信号将神经元传输到你的大脑当中。当你的大脑收到信号时,便会让我们闻到味道。

嗅上皮(olfactory epithelium)在脑内通过嗅觉神经元连接到嗅球。图源:alyvea

嗅上皮(olfactory epithelium)在脑内通过嗅觉神经元连接到嗅球。图源:alyvea

嗅觉受体由大约350个基因组成(这些基因来自于近1,000个嗅觉基因)。每个基因都会产生一种不同类型的受体。每一种不同类型的受体都将会和一组与其结构类似的分子-分子特定基因团进行反应。举个例子,这些基因团可能包括咖啡西红柿或者是香水女孩们那些浓烈的香水。而这些被激活的不同类型的受体则会转化成不同类型的气味为我们所感知。通过这种方法,我们人体可以区分不计其数的气味。

注意:我们曾经认为人类只能识别出大约10,000种不同的香味,但是克洛菲勒大学的莱斯利·沃斯哈尔教授及其同事最近指出,事实上人类能够辨别出至少一万亿种不同的气味,并且这个数字很有可能仍然被大大地低估。沃斯哈尔教授的研究仅仅使用了128种不同类型的气味分子便能创造出近一万亿种不同的嗅觉体验。她指出,自然界中的气味要远远比她曾使用的这128种多得多。)

无论如何,既然我们现在知道了我们的大脑是如何感知气味的,现在我们就能更好的了解嗅觉疲劳,当气味分子在受体细胞上附着于特定的蛋白质(鸟嘌呤和苷酸蛋白偶联受体)的时候,会使钠和钙涌入细胞当中。而这将会在穿越细胞膜的时候产生一个电位差,而这种电位差则会产生一个冲动,这个冲动就会传递到大脑,被你的大脑所感知(去极化)。这种钠和钙(离子)所穿越的公道,被称为CNG通道(环状核苷酸门控离子通道)。

钙的快速涌入将产生一系列的化学反应,导致CNG通道关闭。通道一旦关闭,相类似的气味分子将不能激活受体,并且将不再发送电信号是大脑感知到气味。再具体来说就是,与嗅觉适应相关的CNG通道即CNGA4和CNGB1b。

而对于那些喜欢超技术描述的人士,乔纳森·布拉德利博士、德克·鲁特博士和史蒂芬·弗林斯博士在2001年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报告中指出:所以,如果用更外行的话来说就是,嗅觉疲劳之所以发生,是因为当你感受到特定的气味时,与该分子相关的受体不能再被类似的分子所刺激。因为创造电脉冲的渠道最终将会关闭。结果只留下受体被其他分子(及不同类型的气味)所刺激。也因此,你能更强烈的感受到新气味。而那些一直环绕着你的气味反而最终完全不再被你所觉察。恭喜你,你现在鼻盲了!

这又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就是如何迅速的扭转鼻盲效应。好吧,这个问题说起来比做上去要容易得多。

你已经留意到,香水店经常会放着一碗咖啡豆。店员常常声称这碗咖啡豆能帮助你重建你的嗅觉。他们打着称之为鼻腔清洁剂。这背后的理论看上去似乎是正确的。如果附着着的气味分子能够引起鼻盲,那么我们只需要敲掉这些分子,你又将能获得全新的嗅觉体验。与咖啡气味相关的不同类型的分子大概有28种,如果其中的一种或者几种气味能比导致你鼻盲的气味更强烈些,那么他们也许就将有助于重建你的神经元。

然而不幸的是,对于香水店的咖啡豆供应商来说,关于咖啡对气味适应的有效性研究报告表明,咖啡在减少嗅觉疲劳的影响方面,并不如简单的吸入新鲜空气来得有效。

而另一个关于扭转嗅觉疲劳的理论,则是围绕将你的嗅觉受体“重置”而展开的。通过吸入自己皮肤的无味部分即可达到此目的。一旦我们的嗅觉系统或多或少的被“重置”,便应该可以更好的感知到新的气味。

可虽然这种建议方法看上去似乎合理,不幸的是,却似乎没有任何的研究表明这种方法的有效程度,或者说这种方法究竟有没有效。但是你仍然能够从无数的坊间传闻中听闻它的有效性。

图源:LinkedIn

图源:LinkedIn

最后说一句,鼻盲还是有益处的。比如说,你可以过滤掉你自己的大蒜味口臭,这样你就不必闻着了。又比如,你可以让其他人不得不闻到你的大蒜味口臭,因为你自己根本不会知道。再比如,香水女孩们不断的往自己身上喷香奈儿5号,像是需要用它来洗澡一样。因为她自己已经对这种气味免疫了。可如果你想扭转这种效果,能闻到你自己的臭味(虽然最有效的方法还是劝你不要成为大蒜痴迷者或者香水女孩),那么不幸的事至少在目前看来,并没有任何一种科学的方法能够实现这一点。

所以我们还是用最古老的方法吧,问一问你周围的人,“我闻起来有没有很臭?”并希望他们能够忽视掉所有的礼节来如实回答。也许在将来,我们的机器人个人助理会备有必要的传感器,能够在外帮助我们,不必担心所谓的社会人道主义谴责。

 

责任编辑:米奇

日照网新闻热线: 7989666 

想咨询?要投诉?提建议?欢迎登陆 "行风在线 网络版" 留言,参与问政。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要闻排行

24小时排行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精彩视频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