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星变学霸:12岁主演电影 18岁成上海高考状元

2017-07-06 08:59 来源:广州日报

童星变学霸:12岁主演电影18岁成上海高考状元童星变学霸:12岁主演电影 18岁成上海高考状元

“我12岁主演了一部电影,18岁成为上海市高考文科第一名,在之后的十多年时间里,比较平淡,我所取得的成绩和经历,可能很多人都拥有过。”

2003年,在上海参加高考的许望伟蟾宫折桂,考得文科第一名。

有着辉煌过去的学霸们在之后的人生路上往往会更深刻地体悟平凡与成功的差别。在许望伟看来,“一个人可能花了很大的力气,最后也只是过了平凡的一生。还有人可能在更大的范围内,比如对全世界、全人类做出了贡献,虽说是不平凡的,但他们获得的回报往往不是等价的”。

许望伟有自己的“成功学”,“最重要是做好自己,自己有进步就可以,进步最后总能体现在结果上。”

高考前,许望伟就有过一段不平凡的人生经历。

“童星”放弃演艺之路

12岁那一年,还在少年宫学习的许望伟,突然接到试镜通知。原来是,南京电影制片厂的一名副导演到少年宫来挑选小演员。挑选的过程相当快,他大概是被一眼相中的。许望伟只与导演见了两次,他饰演剧中男主角阿笛的事就定下来了。

这部名为《下辈子还做母子》的电影,改编自《广州日报》记者黄卓坚所撰写的长篇人物通讯《下辈子,我们还当母子》。这篇刊于1996年4月8日头版的报道讲述了广州市优秀教师许美云的真实故事。电影的梗概是5岁的阿笛患了恶性淋巴肿瘤,当英语教师的妈妈和做工人的爸爸在医生给孩子判了死刑的情况下,背负着希望,用博大的爱心挽救着孩子的生命,使孩子快乐地活到了11岁,最后孩子幸福地死在了妈妈的怀里。

许望伟认为自己能够被选中可能是因为在形象上比较符合。小时候的他长得瘦弱、白净。电影的拍摄,大约花费了半年时间。为此许望伟的初一生涯,有一个学期是在剧组度过的。

许望伟担任主角的这部电影于1998年上映,电影还参加了由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学会和全美中文学校协会在美国部分城市巡回举办的“中国亲情电影展”,震撼了美国家长和教师。

不过,这部电影的拍摄并没有让许望伟从此走上表演之路。拍摄结束后,剧中饰演阿笛父母的刘佩琦、宋春丽以及导演,都评价他是一个相当聪明的孩子,劝他不要荒废了学业。

当时才12岁的许望伟对未来是否从事演艺之路,并不是很明晰。在剧组的劝导之下,从小学就是学霸+乖孩子的许望伟决定回到原有的生活轨道上。虽然后来,也有一些参演影视剧作的机会,但他都不是担任主角,也没再用心去琢磨,慢慢地从演艺路上“退”了出来。

中规中矩走稳妥之路

说起这段往事,许望伟毫不讳言自己并没有多少表演方面的天赋。这也是许望伟一贯的思维方式,喜欢把事情归因到自己身上。“或者我不够努力,或者因为年少无知”。

不过在6年之后,许望伟又“刷新”了自己的人生纪录,参加高考的他,成为2003年上海市的高考文科第一名。那时的许望伟,就非常淡定地看待自己的成绩了。

“当时考了全上海文科第一名,我也不觉得这是件很意外的事情。当然,我也没有预想过,因为考试也有很多运气的成分。”虽然许望伟现在还记得当时的喜悦,“但这个结果,也是我努力的回报。我既没觉得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也没觉得是我应得的。”

许望伟因为考虑到家在上海,未来也会立足上海发展,因此报的志愿是复旦大学金融系,和绝大多数高考生一样,填报志愿时,他并没有那么深思熟虑,“就想向实际一点的学科去靠”,许望伟觉得自己的选择并不比其他人高明,虽然现在看来,当时的决定对如今产生巨大的影响,但在当时,他只把它当作一个普通的选择。

就像后来,许望伟本科毕业后,选择继续读研究生一样。一开始,许望伟也和同学们一样到处找工作,正好当时有一个直研(免试就读研究生)的名额,虽然他一开始就觉得自己并不适合走学术路线,但他似乎又发现了自己在学业上还有一点进步的空间,于是他“临时改变主意”去读研。

研究生毕业后,许望伟顺理成章地进入到他专业对口的金融领域,用许望伟的话来说,他走了“一条中规中矩的路”。细数高中毕业之后的这十多年,人生谈不上有太大的挫折和意外,许望伟时不时“调侃”自己:“在大学时我的成绩不是最好的,工作时不是最出色的,更不能说是在社会上成就最高的。”

对话:避谈夺魁是因渴望新成就

广州日报:你觉得这样好的高考成绩对你之后的发展影响是什么?

许望伟:它在非常大的程度上提高了我的自信。不论是在一个优秀的班级里,还是工作之后,我看到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无形当中,不论是从别人对你的交往,还是自己的心理暗示,高考夺魁都提高了自信心。

这是一种正向反馈,遇到逆境时,始终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乐观的人。并且,心中存有一种信念:只要努力,并找到一定的方法,就可以成功。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情绪是慢慢弱化的。大家会以你最新的成绩来评判你。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现在做了什么事情,比过去要重要。

关于高考夺魁

从不主动谈论此事

广州日报:现在还会经常跟周围的人提及你当年文科考全上海第一名的事吗?

许望伟:其实以前基本不会主动提及,最近几年更加避免谈这件事。因为它发生在我18岁的时候,而我现在32岁了。过去的十几年里,在外人看来,我没有什么超越之前的成就。所以,这看来也没那么光荣,除非我去做一点新的成就出来,这样下次大家就可以提一提。高考取得好成绩,只是让人的心态比较好,实际上,榜首们也不可能在每一个领域都做得很成功。

关于社会评价

先把自己的事做好

广州日报:你会很关注人们对你的评价吗?

许望伟:社会对人的评价与自我的评价是有差别的。

有些人觉得一个人的收入就约等于他对社会创造的价值,当然这是一种维度。对我来说,从读大学的时候,就没有很在意这一维度,也不太在意在一个社会和群体里我会获得怎样的评价。我在意的是自己对自己的评价,以及身边重要的人对我的评价。

我不会因为一个人特别有钱,或者一个人特别勤奋,就判定他很成功。因为评判因素是多维度的,我会以自己的标准来衡量。比如是否有趣?是否有独立的思考?是否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或者这个人身上有很多我所不具备的品质?

如果我把自己的事做好了,我总是在进步,成功很可能就自然而然来到了,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广州日报:有没有被放在“火上烤”的感觉?

许望伟:没有,我感觉也没有太多人关注我。(笑)

随着自己的进步,终极目标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当然我也不得不在乎世俗的标准,在乎物质压力的存在,那么我就更要承担起责任来。

现在,要获得好的成绩,反而比以前更会重视脚踏实地和拼搏的精神,我必须保持不断地学习。我现在学习的动力,比大学的时候更强,而且强很多。年少的时候,可能对这些东西并不在意,反而现在更在意。

同时,我还要尝试跳出自己舒适的区间,更加勇敢地去面对以前不喜欢就逃避的事。比如说,倾听意见相反的观点和道理,与不同样子、不同目的的人打交道。在这些层面上,我还要多一些勇气和实践的精神。

关于挫折

我不是完全没焦虑

广州日报:你从来没有落差和焦虑的时候吗?

许望伟: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成就,但心态总体还是很好的,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焦虑。比如说,夜深人静的时候,想想我浪费了好多青春,如果当初怎样,我会不会有更高的地位,赚了更多的钱。不过,这种事情,发生一两次就差不多,然后就接受了。也没有人来逼我,所以我挺好。

广州日报:这些年有没有遇到什么挫折?

许望伟:老实说,大的挫折也没有。小的挫折最后我都归因到自己的头上,我不够努力,或者我就是年少无知,等我意识到某个问题的重要性时,时机可能已经错过了。但人就是一个不断长大的过程,只要还在长大就好,就有成长的快乐。别人做得好,有很多东西值得学习,但一定要去和别人攀比,就没有必要了。

广州日报:对未来的自己有什么规划?

许望伟:一方面,保持学习,把自己变成一个更优秀的人。另一方面,将某些方面的潜能和追求发挥到极致,是实现自我价值的路径;任何一项事业,以长期来考量,实实在在的坚持,也是一种极致。

同时,适当平衡性格中的弱点,比如懒散。我想,我应该还是挺聪明的,懒散一点可以靠聪明来弥补;再懒散一点,还可以靠自己降低目标来弥补。只要问心无愧就好。(笑)

过了二十多岁这个阶段,急也是急不来的。所以比以前更有耐心。我希望心态更平常,做事情执行力更强一点,性格方面更加有勇气一点,更加对自己负责任一点。不管怎样,总是会有收获的。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杜安娜

责任编辑:Lily

日照网新闻热线: 7989666 

想咨询?要投诉?提建议?欢迎登陆 "行风在线 网络版" 留言,参与问政。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要闻排行

24小时排行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精彩视频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