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改别把学生当成吃瓜群众 “娱乐”一点又何妨

2017-01-09 14:11 来源:中国青年报(北京)

    核心提示:2012年7月3日,北大毕业生的毕业典礼,毕业生高嗨着时任北大校长周其凤创作的《化学之歌》,向他表达敬意。

2012年7月3日,北大毕业生的毕业典礼,毕业生高嗨着时任北大校长周其凤创作的《化学之歌》,向他表达敬意。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网红教师”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也成为教学改革的热门话题。作为网络时代的高中生,本来也想发发声,未料翻了很多教育类的报刊,竟难觅一个针对学生的栏目,打电话寻问,编辑回答:不接受学生的稿件。本应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改革,为何学生反而成了吃瓜的群众?带着费解和些许的侥幸,想借教育圆桌版谈谈“网红教师”现象对教学改革的风向标意义。

“过度娱乐”还是“时代节拍”

“网红教师”容易被贴上娱乐的标签,甚至被视为自我炒作的手段。当北京大学原校长周其凤创作的《化学之歌》“嗨翻”校园的时候,也没能逃过如此“噩运”。但在我以及周围同学的眼中,完全是另外一种情形。当我们欣赏着“父母生下的你我/Lalala是化学过程的结果/你我你我的消化系统/Lalala是化学过程的场所/记忆和思维活动/要借化学过程来描摹/即便你我的喜怒哀乐/也是化学物质的神出鬼没……”那伴着《十面埋伏》《长亭送别》的旋律时,一下子感受到化学离我们是如此之近,就像歌词中所说“化学就是你,化学就是我”。

无独有偶,当前正飘红网络、走俏校园的香水组合新作——《马克思是个九零后》,也是在用“时尚范”来演绎“高大上”,让我们对马克思他老人家及其学说亲近得不要不要的。我们这代学生没有选择地就生活在这个时代,自然有自己喜欢的时代表达,教师、教学踏不准时代的节拍,就难以拨动学生的心弦。《化学之歌》“网红”的背后,正是一位教师心随时代而动、心为学生所想的良苦用心,即使“娱乐”一点又何妨?

“俗到极点”还是“雅到极致”

大学让我们高中生心驰神往,但即将面对的微积分课程也让我们谈之色变。正如我们熟悉的一个段子:从前有棵树,叫高数,上面挂了很多人;旁边有座坟,叫微积分,里面葬了很多人。通过网络,我知道了浙江大学有位人称“矿叔”的苏德矿教授,他擅长用段子为难题“解码”,如:“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他的一举一动,一点变化你都看到眼里,别人都变成了常数,他才是唯一的变量,只为他倾倒,如此偏爱称为‘偏导’。”再如,在一位研究生的婚礼上,“矿叔”用段子送上祝福:“他是你的严格递增函数。你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幸福,一天比一天快乐,一天比一天美好。希望你们的爱情像一条射线,只有起点没有终点。”

说实话,我很向往能遇到这样的教师。尽管有人说“矿叔”此举太俗,但我要说,大俗即大雅。课堂上的段子揭示生活中的哲学,就像砸中牛顿的那只苹果一样,往往也是开启深奥难题的一把钥匙。教学呼唤通俗化,学问需要走下神坛,这是我们广大中学生的期盼。

“无病呻吟”还是“教化人心”

最近,网上流传的学生群殴教师的一段视频,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从小父母就教我们“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道理,当教师被群殴的时候,坍塌的不仅是“师道尊严”,更是学生基本道德的四梁八柱。当前的教学,太需要用立德树人的镜子去反躬自省了!太需要让感恩、敬畏、荣誉、责任等这些美好的字眼重新回归了!由此,我想到了另一位“网红教师”,就是被称为“黎哥”的上海中医药大学人体解剖学副教授张黎声,他的课总有着触动心灵的力量,在每届新生的第一课上,他都要说这样一段话:“今天上课的有两个老师,一个是我,另一位就是大家即将谋面并将以此为终身职业的人类遗体,他是可敬的志愿者们捐献给医学事业的‘大体老师’。我们不知道他是谁,但我们知道他为了谁,他让我们知道我们以后要为了谁。”每次解剖课之前, “黎哥”都要与学生一起向“大体老师”默哀献花,重温其中一位“大体老师”的遗言:“你们将来会成为医生,请记住:你们可以在我身上划错几十刀、几百刀,将来千万不能在病人身上划错一刀!”这绝不是一些人所说的无病呻吟、多此一举。

陶行知老先生说: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需要给学生以道德的洗礼、心灵的激励,唯有如此,才能教化人心、成人成才、泽被社会。

(作者为河北省石家庄市第一中学高三学生邱佳凝)

标签: 群众 学生 娱乐

责任编辑:米奇

日照网新闻热线: 7989666 

想咨询?要投诉?提建议?欢迎登陆 "行风在线 网络版" 留言,参与问政。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要闻排行

24小时排行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精彩视频
热点图片